您的位置: 合肥资讯网 > 科技

大剑之绝地的战歌 第五章 神秘来者

发布时间:2019-09-24 17:09:57

大剑之绝地的战歌 第五章 神秘来者

尽管只是以普通人的力量是不可能战胜觉醒者的,但圣都的战士没有放弃过。

一队又一队的投掷手将尖锐的标枪射向阿嘉莎,同时敢死队趁着阿嘉莎应付标枪的空档爬上阿嘉莎的觉醒体去偷袭她,希望能给她带来致命的伤害。

但在阿嘉莎漫天的触手之下,一切都是徒劳。

盾牌无法抵御触手的进攻,持盾的战士在盾被刺穿的同时也失去了生命。这简直就是人间炼狱!

嘉拉迪雅和米娅坦轻松得躲开了阿嘉莎的触手,但在地面上的古拉利丝却是险险得躲开的。

“妈妈…”已经受了比较重的伤的米娅坦咬牙,这次终于不再攻向嘉拉迪雅而是朝阿嘉莎而去。

“哎呀,”阿嘉莎手叉着腰轻蔑地看着朝自己来的米娅坦,“终于肯正眼看我了吗…我还以为你的眼中根本没有我呢。”

“不过,似乎有点太迟了喔。”数十根触手朝米娅坦而去。

米娅坦却不躲不闪得将所有触手握在手中,身体后仰,双腿蹬在房屋上,使劲拉这些触手。

“啊啊啊啊啊啊!”稚嫩的嗓音传达出拼命的觉悟。

“喂…来真的…?”阿嘉莎似乎有点不敢信,毕竟米娅坦已经受了比较严重的伤了。

而更令阿嘉莎惊讶的是,触手在她的拉扯下竟然断了好几根!

“开什么玩笑啊,这孩子…?”阿嘉莎的脸色稍微凝重了一点儿,“到底是什么…”

阿嘉莎开始操纵其他的触手向米娅坦进攻,但米娅坦依旧不放手,咬着牙拼了命得拉住了手中的触手。

触手上传来的巨大的力量将米娅坦脚下踩着的房屋都弄碎了,之前她手臂上被阿嘉莎施计磨出来的伤口不断有血溅出来。

“噗!”“!!!”米娅坦只觉得手上一松,以及剧痛,她就直直向地面坠去。

米娅坦的双手竟然被触手直接扯了下来!!

“奇怪…?”米娅坦有点儿反应过来了,“妈妈…我的手不见了…”

轰!!米娅坦被触手刺穿固定在了房屋上,同样的触手猛得朝向阿嘉莎而来的嘉拉迪雅而去。

“幸好事先让那孩子受伤了…不然两个人一起上的话,的确有点棘手呢。”

触手穿透嘉拉迪雅并将她砸入了石壁,“正如你所说…”

阿嘉莎斜看着被钉在石壁上的嘉拉迪雅,“很遗憾…要是一开始就按你的剧本走,或许大有可为呢。”

“怎…怎么会…”古拉利丝紧了紧握剑的手,“打不赢的…米娅坦,嘉拉迪雅…”

“他们两个都倒下了…凭我一个怎么对付前排名第二的觉醒者…”

“哎呀,不好意思。我完全忘记你的存在了……”阿嘉莎居高临下得看着古拉利丝,“你不用担心啦,不会放你一个人孤孤单单的…”

“就跟她们两个一样…我会让你全身是洞之后,在杀了你。”

“不要!我不想死!救命!!谁来救救我!”古拉利丝害怕得哭了起来,转身就沿着城镇的小道跑走了。

“真是受不了…真就是今时今日战士的模样吗?”阿嘉莎对于古拉利丝的反应更是不屑了,“不过…不管强或弱,你都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喔。”

一柄飞来的射向阿嘉莎的大剑插入她的手被她拦了下来,“啊呀,这东西你是怎么丢出来的?”

被死死钉在房屋上的米娅坦的双手布满了狰狞的青筋。

“哦,断掉的手已经接上啦。笨拙虽笨拙,倒是挺令我佩服的。”阿嘉莎似乎在轻笑。

“快逃,妈妈…你不能死,妈妈…”米娅坦的手极力向古拉利丝的方向伸着。

“好勇敢喔,真是个好孩子。”

“对不起,米娅坦!我实在,实在办不到啊!”古拉利丝快速奔跑起来。

“哎呀呀,还真的逃跑了呢。”阿嘉莎这次是真的笑了。

“虽然她跑起来慢吞吞的,要是追丢了,感觉不到妖气也挺麻烦的…看来还是趁现在杀了她比较好…”

但一边的米娅坦却颤颤巍巍得支起了自己的身体

大剑之绝地的战歌  第五章 神秘来者

,“你敢欺负妈妈,我不饶你!”

然而几根新的触手却再次将米娅坦放倒在了地上,“你都动不了了,还敢说大话。”

“好吧,那就先解决你好了。要死的漂亮一点喔。”阿嘉莎准备动手,但感觉自己上方有异样。

是古拉利丝!她正挥舞着由上到下一劈!但被阿嘉莎躲开了。

不过古拉利丝的目的也并非阿嘉莎,而是被触手束缚住的米娅坦!

所有束缚住米娅坦的触手都被古拉利丝的大剑给斩断了,她将米娅坦抱在怀中。

“为什么?为什么我会做这种事!明明好可怕…明明不可能赢!明明不可能逃得掉!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

“妈…妈妈……”米娅坦伸着颤抖的手想去摸古拉利丝。

“这算什么?真是一场闹剧…”阿嘉莎看着相拥着哭泣的两人,“无聊死了。”

“我要把这座城市毁得连屑都不剩。”阿嘉莎一声冷哼。

“【染色的】,快逃!快点带那小鬼离开这里!!”嘉拉迪雅虽看不见,但还是冲着古拉利丝那个方向大喊道。

“真是…看不下去了。”听到一声记忆中似乎很熟悉的声音,所有束缚住嘉拉迪雅的触手都被斩断了,同时自己落入了一人的怀中。

那人的头发是浅金色的微微有点长,被很随意得扎成了一束马尾。套着一身十分宽松的便服。墨瞳很是吸引人,长长的剑眉对着嘉拉迪雅一挑,但好像发现嘉拉迪雅瞎了,有点儿失落得撅起了嘴。

“是谁?”嘉拉迪雅无法感知到对方的妖气,除了身体被接触的地方有感觉外,她辨别不出这个救自己的是谁。

来者将嘉拉迪雅很轻柔得放在了地上,“你在这里稍微等我一会儿喔。”

“你又是什么东西?”阿嘉莎疑惑地问道,“人类吗?”她无法感知到对方的妖气,但又不相信自己的触手能被人类直接斩断。

于此同时,更让她吃惊的是,她的八只巨脚有一只被直接粉碎了。而那个方向同样没有感受到什么妖气。

“虽然我很想说我就是来斩杀你的人,不过现在看来不需要我出手了呢。”

“就凭你一个也想干掉我?”阿嘉莎的语气与其说是不信不如说是愤怒。

“马上会有七个来讨伐你的。”

“你,你是——”嘉拉迪雅已经从地上站起来了,明明没有眼睛但却牢牢地看着来者。

“伊苏是吗……”

湖州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四平白癜风
郑州治疗宫颈炎医院
成都蜀都乳腺医院具体多少钱
大庆皮肤病医院手术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